每经专访中国(深圳)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从金融大国走向金融强国 深圳能做的很多

 心里新闻     |      2019-09-07 07:10

NBD:针对这些情况,深圳有哪些优势?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每经记者黄名扬每经编辑赵桥

余凌曲:全国有沪深两大交易所,虽然上海科创板已经开始实行注册制,但深圳资本市场在实行注册制方面优势更大。

NBD:《意见》指出,支持深圳加快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按程序组建海洋大学和国家深海科考中心,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国际海洋开发银行是一个怎样的机构?与其他开发银行有什么区别?

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助力国际海洋产业竞争

作为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城市,此前,深圳知识产权运营生态已初步建立,包括中国(南方)知识产权运营中心、技术产权交易市场、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体系等,实际上都是在为知识产权运营和融资提供各种生态,进而帮助实现知识产权定价和融资。

我国股票市值位居世界前三,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波动偶尔还非常大,推动我国直接融资作用发挥不足,说明制度上还是存在一些问题。

在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深圳位于粤港澳大湾区,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毗邻,金融开放走在全国前列,“跨境贷”、跨境金融资产交易等一系列跨境金融创新在深圳前海诞生,并面向全国推广。

注册制改革先行先试与国际金融市场接轨

同时,深圳金融资本、社会资本也相对发达。因此,围绕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结合深圳在海洋金融方面的优势,深圳希望率先探索建设一个海洋领域的专业性开发银行。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去主板上市的多是大企业,注册制或审批制实际上对这些公司能否上市以及上市之后的价值判断区别不会很大。相较而言,轻资产的科技型企业,如生物医药类高新技术企业,受到的影响更为明显。若用传统方式审批,过去三年是否实现营收稳定增长、是否实现盈利、盈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等要求,就会把有竞争力的科技型企业拒之门外。

与此类似,深圳建设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也是在为推进建设知识产权融资市场服务。先行先试成功后,深圳区域性知识产权运营中心,有朝一日也可能变成一个全国性中心,为全国科技企业提供服务,这正是“先行示范”作用的体现。

“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今年以来,我国金融开放步调不断加快,作为国内重要的金融中心,这也是深圳绕不开的一道命题。

NBD:《意见》还指出,深圳要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规范有序建设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知识产权证券化和普通的资产证券化有什么区别?

国家可以充分利用深圳金融发展优势、特别是深港金融合作优势,打造一个与纽约和伦敦相抗衡的全球性金融中心,发挥深圳先行示范作用,推动中国从金融大国走向金融强国,真正实现用金融创新开放来支撑大国崛起。

余凌曲:深圳在这些领域优势明显。

例如,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买家,我国进口石油定价还完全要参考伦敦和纽约两大期货交易所的交易价格。

目前,全国仅有两个城市提出要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一个是深圳,一个是上海。很大程度上,深圳要代表国家参与全球海洋竞争。因此,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对深圳乃至整个国家,都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价值。

余凌曲:国际上开发性金融机构很多,但似乎并没有类似定位的开发银行。它主要是围绕海上丝绸之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海洋产业发展,以提供长期贷款为主要运营模式。

一方面,深圳海洋产业要进一步发展壮大,拓展国际市场;另一方面,深圳要代表国家经略海洋,争取各方面海洋利益,以金融经济手段维持中国周边海洋领域稳定发展。

余凌曲:知识产权证券化也是资产证券化,即ABS(AssetBackedSecu-ritization)的一个特殊产品。科技性企业往往都是“轻资产”,缺乏传统银行贷款所需的抵押物,以知识产权来融资还是一片“蓝海”。

虽然可行研究尚未正式出台,但与当前传统政策性银行相比,其探索方向可能更加市场化。也就是说,心里新闻它不像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完全是国家出资,相反,它可能由更多市场化机构出资,甚至包括一些国际资本也会参与进来。

下一步,深圳应该积极推动创业板、中小板实施注册制改革。具体操作上,可以借鉴国际经验调整上市标准,聘请行业专家对申请上市企业进行审核,同时强化高质量信息披露,让真正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进入资本市场。

而通过注册制带动一系列改革,如不用前置行政审批、加强企业信息披露,进而让投资者自己来识别公司价值,有利于资本市场稳定以及更好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同时,这种方式也是与国际接轨。

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推动科技型企业融资

和前面提到的资本市场一样,我国金融机构、金融市场虽然体量庞大,但金融产业在国际上竞争力和影响力还不强,对提升中国经济“话语权”支撑能力不足。

NBD:根据《意见》,深圳要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推动注册制改革的必要性在哪里?

把深圳建设成为能够代表国家参与全球金融市场竞争合作的金融中心城市,是国家出于解决中国当前金融发展问题的战略性考虑。

在深圳资本市场,主板是一个存量资源、发展相对有限,真正服务中小企业、科技型企业的创业板、中小板改革发展才是“主攻方向”。注册制与中小型企业、科技型企业结合,会释放出更大“改革效应”。

对国家而言,从大国走向强国,海洋都是不得不进入的领域。

余凌曲:实际上,深交所建立之初,也只是深圳市政府主导的一个区域性资本市场;后来发展壮大之后,才被定位为两大全国性资本市场之一。

在建市40周年、成立经济特区即将年满40周年之际,深圳再次被委以重任。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发布。这份重磅文件,前所未有地对深圳提出建设“全球标杆城市”的战略定位。可以肯定,未来深圳在中国城市格局中将占据更为重要的位置。

余凌曲:深圳海洋产业发达,如位于深圳的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生产商,在海洋工程装备很多细分领域全球领先。

中国(深圳)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指出,此次《意见》把深圳作为能够代表国家参与全球金融市场竞争合作的金融中心城市,针对性地提出金融改革意见,实际上也是解决中国当前金融发展、特别是金融开放“大而不强”问题的战略性考虑。在其看来,面对“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深圳的先行先试,将有助于中国从金融大国走向金融强国。

传统资产证券化,底层资产往往是有形的,价值也较容易识别定价;但对于知识产权证券化,由于知识产权是无形资产且定价相对较难,在推动科技型企业融资方面有较大困难,亟须建立一个涵盖知识产权展示、评估、定价、交易等在内的完整运营生态。

余凌曲: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改革非常重要的步骤。

NBD:国际海洋开发银行的主要职能是什么?国际上是否有先例?

利用深港金融合作优势提升中国经济“话语权”

例如,审批制下,公司上市后就变成一种价值高昂的“壳资源”,为各类投机者炒作、“坐庄”留下巨大空间,这最终损害的是长期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

从此前国家开发银行运行情况来看,开发性金融模式下,市场收益、包括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并不低;与商业银行相比,坏账率偏低,风险控制水平良好。因此,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完全可以吸纳社会资本、甚至国际资本广泛参与。

NBD:我们注意到,《意见》还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这些领域为什么选择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

在金融科技方面,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经在深圳成立金融科技研究院,一定程度上也是看重深圳的创新人才、科技产业、应用场景等诸多优势。深圳许多科技或金融企业正在推动形成金融科技国家标准乃至国际标准。例如,平安保险提出打造金融科技2.0版本。1.0版本是用技术去改造金融,让金融更有效率;2.0版本,是主动创造金融科技的应用场景,为金融创新发展提供更丰富的市场。

NBD: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建立,对于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有什么意义?

,,